鑒戒!Visa、Mastercard海內刷卡躲貓膩 大概你也中招了

推薦人: 來源: 時間: 2020-4-1 4:28:55 閱讀:
 字體大時間:2020-4-1來源: cdldbz社保

經濟觀察報 記者 李意安對王女士而言,剛剛過去的十一節假日,最終以一個不太愉快的小插曲畫上了句號。

“離港之際在香港機場的DFS幫人代購一些東西,買單刷卡的時候柜員問我使用人民幣還是港幣,我問有什么區別么,對方回答‘這個隨你’。于是我下意識選了自己更熟悉的幣種,就回答人民幣。結完賬看了一下賬單明細,卻發現港幣匯率達到了驚人的0.91。而當日匯率人民幣買入價為0.86,足足高出5%。實在是震驚。”王女士告訴經濟觀察報,“赴港消費那么多次,這是我遇到過最貴的一次匯率,甚至遠遠超過了香港街頭的貨幣兌換點。”

無獨有偶,十一期間在香港度過的林先生在微信端查閱自己信用卡扣款記錄時發現有些貓膩。

“刷卡當時收到的短信就是人民幣扣款的,當時沒有在意,后來翻了這幾天在香港消費的扣款信息,同一張卡有人民幣有港幣,我用的是一張中信銀行的visa單標卡,算了一下才發現,有幾筆匯率高得有點離譜。”

他們不知道的是,這個隱藏在信用卡深處的錢包殺手有一個專屬名詞,叫做動態貨幣轉換費(Dynamic Currency Conversion,下文簡稱DCC)。事實上,在主流信用卡中,除了銀聯卡不存在DCC問題,無論是Visa、Mastercard還是美國運通,絕大多數主流信用卡組織都存在DCC的困擾。“對卡組織而言,如何讓消費者免受DCC困擾實在是一個漫長的課題。”一家外卡組織的工作人員表示。

錢包的隱形殺手DCC

事實上,在信用卡產業鏈上,DCC的存在屬于一個公開的秘密。難得的是,盡管不經意間“被DCC”的人群也不在少數,而此間大多數人并不自知。

一位長期從事信用卡跨境收單工作的人士告訴經濟觀察報,經過DCC之后,5%的匯率差價非常正常,“多的能到10%,也就是說,以同樣外幣價格購買的商品因為選擇了不同的貨幣結算方式,致使消費總額相差5%-10%。”

對消費者來說,這是一筆難以接受且必要存在的消費成本。“當信用卡涉及到跨境支付時,由于刷卡幣種和交易幣種不同,就出現了需要把刷卡幣種的具體金額顯示到商戶端的需求。所以一些第三方服務機構和發卡行共同推動了DCC的發展。”上述信用卡跨境收單人士說。

上述人士介紹,交易金額放在不同主體進行匯率轉換,就會采取不同的匯率。而所謂DCC,是因為匯率轉換手續放在了商戶端。“以上述兩位消費者的遭遇為例,他們使用的卡片是美元卡,意味著清算貨幣是美元,所以港幣先轉成美元,再以美元計價送到發卡行清算,發卡行再按照一定匯率給人民幣形式向客戶結算。中間經過了兩道貨幣轉換。所謂的動態貨幣轉換,是指在刷卡消費當時,商戶為持卡人將交易幣種換成卡片幣種的行為,該匯率一般是由商戶端確定和提供,通常高于銀行牌價。由此所帶來的匯兌收益,會在商戶、收單及提供動態貨幣轉換的服務商之間進行分潤。同樣的道理,銀聯卡境外使用之所以沒有DCC,是因為銀聯會自行進行貨幣轉換,銀聯使用的是銀行的掛牌匯率,對持卡人而言,節省了一些境外用卡成本。”

值得一提的是,寄生在DCC產業鏈上的公司不在少數,他們生存得隱秘而低調,卻活得“相當滋潤”。“愛爾蘭的Fexco、美國的Planet Pay-ment、臺灣的Viepay都是在DCC中謀利營生的企業。業內有一定知名度,但是行業之外知道的人非常少,甚至信用卡圈子也不是所有人都知道。主要的盈利模式就是幫助發卡行拓展商戶,然后在這筆匯率差價中參與一定比例的分潤。”一位Visa人士告訴經濟觀察報,幾乎在每一個國家、每一種貨幣區都有一些深耕DCC領域謀利的企業,但是因為不引起消費者的反感,幾乎不對自身進行宣傳,“反正他們的商業模式也是面向B端的,不會引起不必要的麻煩。”

應對之術

在現行Visa和MasterCard的管理制度中,僅僅要求商戶必須給予消費者選擇權,并沒有禁止DCC。“不同國家的環境不一樣,從中國大多數消費者來看,DCC增加了持卡人的交易成本,沒有存在必要,但是在海外,一定程度上這是商戶提供給持卡人的一種服務,你可以選擇自己熟悉的幣種,也可以不選。按照Visa和MasterCard的規定,DCC必須告知消費者,由其自行選擇。而對一些消費者來說,就是喜歡選擇自己熟悉的幣種,這樣他能看得更清楚明白。”上述信用卡跨境收單人士表示。

但就實際情況而言,許多商戶在面對跨境刷卡的消費者時,面對DCC的態度是樂見其成的。為了降低消費者的敏感度,商戶甚至會采取許多的營銷“技巧”。“比如面向中國消費者,他們會直接問“采用人民幣結算?”,許多情況下,客戶會下意識地應允,因為反正最后也是人民幣還款,他們不知道中間經歷了什么。”上述跨境收單人士稱,“還有些商家會故意把傳統的匯率計算方式進行倒裝,比如港幣和人民幣一般的計價習慣是“1港幣=0.8666人民幣”,某些商戶DCC消費之后,賬單流水則會顯示“1人民幣=1.1539港幣”這樣的匯率計價方式,用以降低消費者對匯率的敏感度。”

另一家外卡組織業務人士特別指出,各個國家環境不同,部分地區甚至可能出現商戶和銀行強制DCC的情況。“某些國家和地區,發卡行也參與到這個利益鏈條的分潤中。嚴格來說這樣的霸王行徑是違規操作,不符合Visa、MasterCard等國際卡組織的規定的。”

Visa相關負責人表示,卡組織在此間所能做的,僅僅只是消費者教育的工作。“我們一直在和消費者腔調,無論別人怎么引導你,都要使用消費當地的幣種,商品標價使用的貨幣幣種。”

指責發卡行食言而肥或許并不太公平,但發卡行因為自身也常常陷入DCC的利益鏈條中,對于DCC的教育普及工作并沒有太強的自我驅動力,在消費者教育層面,往往僅在一些不起眼的地方浮光掠影地進行提醒。而卡組織通過銀行服務消費者,大多數時候并不直接面向消費者,教育普及工作也難以落地。

胜盈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