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年前的“中國夢”

推薦人: 來源: 時間: 2020-6-1 17:34:04 閱讀:
 字體大時間:2020-6-1來源: cdldbz社保

1932年11月,將屆而立之年的《東方雜志》向社會各界發出400余封征稿函,約請“于一九三三年新年大家做一回好夢”。僅1個月,就收到160余件回復。應征稿文來自全國各地及海外,其中上海78篇,南京17篇,北京(時稱北平)12篇,杭州8篇,廣州4篇,天津2篇,其他還有濟南、武漢、西安、青海、日本、新加坡等。作者中最年長者為94歲的馬相伯,最年輕的是學生,如時在日本大阪商科大學留學的周伯棣(32歲)。最大群體是學者教授,共38人,有陳翰笙、陶孟和、楊杏佛、鄭振鐸、俞平伯、顧頡剛、周予同、周谷城、范壽康、張申府、周作人、諸青來、曹聚仁、漆淇生等。其次是作家、編輯,共39人,有巴金、茅盾、郁達夫、老舍、李青崖、傅東華、謝冰瑩、鄒韜奮、金仲華、夏丐尊、宋云彬、施蟄存、周憲文、林語堂等。其他為教育家9人,有葉圣陶、孫伏園等。記者12人,有樓適夷等。藝術家3人,有洪深、徐悲鴻、錢君匋等。政府官員12人,有柳亞子(中央監察委員)、曾仲鳴(鐵道部次長)、武育干(上海市政府參議)等。實業家3人,有穆藕初、畢云程等。銀行家2人,為章乃器、俞寰澄。另外還有律師、職員、學生、普通讀者等。次年元月,《東方雜志》第30卷第1期刊出“新年的夢想”特輯,篇幅近80頁,分為兩個專題,一個是“夢想的中國”,另一個是“夢想的個人生活”。

苦難的惡夢和覺醒

20世紀30年代上半期,廣袤的中華大地經濟凋敝,外辱逼近,翻閱紙色泛黃的舊雜志,映入眼簾的不少是悲觀的夢。巴金寫道:“在現在的這種環境中,我連做夢也沒有好的夢做,而且我也不能夠拿夢來欺騙自己!谶@漫長的冬夜里’,我只感到冷,覺得餓,我只聽見許多許多人的哭聲。這些只能夠使我做噩夢!泵┒苷f:“對于中國的將來,我從來不作夢想;我只在努力認識現實。夢想是危險的。在這年頭兒,存著如何如何夢想的人,若非是冷靜到沒有氣,便難免要自殺!崩仙岬墓P調幽默而辛辣:“我對中國將來的希望不大,在夢里也不常見著玫瑰色的國家。即使偶得一夢,甚是吉祥,又沒有信夢的迷信。至于白天作夢,幻想天國降臨,既不治自己的肚子餓,更無益于同胞李四或張三。擬個五年或十年計劃,是謂有條有理,與中國邏輯根本不合,定會招愛國與賣國志士笑掉門牙!卞X君匋說:“未來的中國是一團糟,我深信著我的夢想是千真萬確的,因為照目前的情形而看,而推測,要他不一團糟,無論如何也做不到的。我們生存的苦,將隨著逐漸增加!边@些文化人的夢沉痛,凄涼,折射出社會的危機和焦慮,記錄著民心的困惑與無助。

但是苦難并不能泯滅國人對未來的期盼,更多的文稿描述了作者急切改變現狀的夢,其中洋溢著積極進取的精神。鄭振鐸的夢是這樣的:“未來的中國,我以為,將是一個偉大的快樂的國土。因了我們的努力,我們將會把若干年帝國主義者們所給予我們的創痕與血跡,醫滌得干干凈凈。我們將不再見什么帝國主義者們的兵艦與軍隊在中國內地及海邊停留著。我們將建設了一個偉大的社會主義的國家;個人為了群眾而生存,群眾也為了個人而生存。軍閥的爭斗,饑餓,水災,一切苦難,都將成為過去的一夢。這并不是什么‘夢想’,我們努力,便沒有什么不會實現的!而現在正是我們和一切惡魔苦斗的時候!”樓適夷斷言:“未來的中國,將是新銳青年的中國,不是昏庸老朽的中國,將是勤勞大眾的中國,不是剝削階級的中國,將是中華民族自主的中國,不是帝國主義者奴役的中國,籠罩目前的一切屠殺、榨取、欺騙的陰霾,將以和平、勞動、信愛的光明來代替。這不僅僅是我的夢想,同時也是我的確信,如果我們面向著現實,便會看見這未來的中國,正秉著堅苦的斗爭,在四周的包圍殘殺之中一天更比一天明顯的伸長著它的萌芽!”

實現這一夢想,需要脫胎換骨的變革。宋云彬認為:“未來的中國,將有一場大火,毀滅舊社會的一切,重新建設起一個沒有人對人的仇恨、階級對階級的剝削的社會。這也許不是一個夢吧!痹谡履似鞯墓P下,革命就是中國唯一的出路,在他看來,“像中國這樣一個龐大的民族,絕不怕沒有出路的!薄叭魏蚊褡宓某雎,都必然是自然而且平凡的。弱小民族的唯一的出路,是犧牲,奮斗,艱難,困苦的革命的路;而決不是茍且偷安的和平妥洽的路。希望帝國主義主持公道,甚至希望他們覺悟,垂憐,那就等于希望天上降下來一個救星,安穩的超度我們脫離苦海。那是虛幻玄妙自欺欺人的夢想,而決不是自然而且平凡民族的出路!薄爸袊鴮淼母锩,必然是一個向整個的上層階級進攻的左傾的革命。那個革命的目標,不單是要推翻帝國主義,而且同時要推翻帝國主義的虎倀。當然,這樣的一個革命,是要和遍滿世界的革命潮流互相呼應一致行動的!边@個結局也是陳翰笙所迫切期待的,他表示:“對于未來的中國,也可以說二十年后的中國,我以為只有三種可能局面。一是完全淪為帝國主義的殖民地;二是沿海各地變成屬地或共管區域,而內地卻還能獨立,不受帝國主義支配;三是中國完全能獨立,印度、朝鮮也獨立,帝國主義因此壽終正寢。但我只希望第三種局面快快成功!

光明的夢及其設計

經過不懈的努力和奮斗,夢想中的未來中國會是怎樣的呢?

周谷城提出:“我夢想中的中國首要之件便是:人人都有機會坐在抽水馬桶上大便!苯鹬偃A說:“我不大做夢,但我常常想!薄拔蚁氲揭粋時候,中國已不在侵略它和毀壞它者的掌下。那時候的中國,顯然已經通過了歷史中的變亂期,而踏上新生的道路。要形容那時候中國的狀況,不必用‘富’‘強’這種單代表一種表象的字眼;就最低限度說,那時候每個人可不必愁慮生活的問題。饑饉和死亡不再追襲著大部分的中國人!编u韜奮寫道:“我所夢想的未來中國,是個共勞共享的平等的社會,所謂‘共勞’,是人人都須為全體民眾所需要的生產作一部分的勞動;不許有不勞而獲的人,不許有一部分榨取另一部分勞力結果的人。所謂‘共享’,是人人在物質方面及精神方面都有平等的享受機會,不許有勞而不享的人!毖嗑┐髮W教授洪業這樣描繪夢中的祖國:“全國的人,都有飯可食,有衣可穿,有屋可住,有人可愛”;“十六歲以上的人,都有業可執,無失業可怕,有時間可謀身體的健康,知識的長進,和文化的賞鑒”;“全國農工運商的設施皆充滿科學的應用,俾利源的開發,足給全國人民生活的需要”;“政府代表國民的公意,為全國各地方,各團體,協力同心的樞紐,給與個個國人或外僑以生活的途徑,教育的機會,和法律的保障”。

社會科學工作者張錫昌原則性地設計了未來中國經濟制度:“我想未來的中國一定是東方一個有計劃有秩序的國家。在這樣的國家里,一切生產的工具在勞動者手里,不斷地生產著大眾的需要;政府是勞動者的代理人,以全力建設一個合理的新社會。工業的生產使全國勞動者得到適當的分配,個人在全社會陣營中享受著合理的生活。農業生產者從個人的、慘淡的封建牢籠中脫離,走上集體的自由的途徑,參加著全國偉大的新社會的建造。一切文化,到那時也從少數特權者手里奪回來,交給大眾。我想,這非但不是一個夢想,而且,現在和將來正有千萬個戰士為著實現這個新社會而斗爭!

九四老人馬相伯強調未來中國必須是一個法治國家,為此提出了15條具體主張,其中包括“民治的國家,法治的國家”;“所謂民治,決非官督民辦,亦非一黨代辦,乃整個人民,自用財力,自出心思,兼勞心兼勞力,融成一體儉勤化,斷無一事一物,無人民主營,而后國為民主國”;“根本大法,即聯州所制定憲法,對于人民、政治、土地三大原則,明文規定一切綱領”;“根本大法,保障人民應有的天賦人權:即身體自由權,財產所有權,居住權,營業權,思想發現于外,言論出版集會權,并信仰‘無邪術害人’的宗教等權”;等等。

民族實業家穆藕初的夢想把法治和實業的同步發展列為重點,他表示:“政治上必須實行法治。全國上下必須同樣守法,選拔真才,澄清政治。官吏有貪污不法者,必須依法嚴懲,以肅官方。經濟上必須保護實業(工人當然在內),以促進生產事業之發展。合而言之,政治清明,實業發達,人民可以安居樂業,便是我個人夢想中的未來中國!

楊杏佛特別關注下一代的幸福成長,他深情寫道:“我個人生活中最大的夢想,是希望建設一個兒童的樂園。在一個有山水田林的環境里,有工廠農田實驗室圖書館游戲場與運動等的設施,使兒童由四五歲至二十歲(由幼稚園至高中的年齡)都在樂園里受教育與工作的訓練,養成科學的人生觀,為未來科學大同世界的主人翁!

美好的夢仍在延續

如果說80年前的中國夢由兩項主要任務所構成,即在經濟上消除貧困,創建一個快速發展的、能夠為全體人民提供日益豐富的物質財富的有效體制;在國際上獨立自主,不為外國所欺辱,使中華民族真正站立起來,那么如今這些夢想已基本實現了。然而,中國還要進一步發展,中國夢還在延續在譜寫中華民族美好未來的征途中,80年前的中國夢還留給我們若干值得傳承和致力于行的思想啟迪。

一方面,中國夢是一個開放的體系,應該具有文化的高度和精神的內涵。在柳亞子看來,“中國是世界的一部分,所以要有夢想中的未來中國,應該先有夢想中的未來世界。我夢想中的未來世界,是一個社會主義的大同世界,各盡所能,各取所需,一切平等,一切自由!北本┐髮W教授張申府寫道:“我理想中的中國是能實現孔子仁的理想,羅素科學的理想與列寧共產主義的理想的”;“我理想的中國人都是能純客觀,都懂得唯物辯證法,并都能實踐唯物辯證法的”。楊杏佛強調:“我夢想中的未來中國應當是一個物質與精神并重的大同社會,人們有合理的自由,同時有工作的義務,一切斗爭的動機與力量應用在創造與服務方面。物質的享用應當普遍而平等!崩钋嘌轮鲝垼骸皦粝胛磥淼闹袊R階級,重實驗,重理智,不以耳為目,不以部分測度全體,不以近功忽略遠慮,以為創造新的局面的根基!

另一方面,中國夢既是民族整體的夢,也與個人的發展和責任密切相關。巴金希望:“自由地說我想說的話,寫我愿意寫的文章,做我覺得應該做的事,不受人的干涉,不做人的奴隸,不受人的利用?恐约旱膬芍皇稚,在眾人的幸福中求得自己的幸福,不掠奪人,也不被人掠奪!薄拔矣幸粋先生,他說過這樣的話:‘我希望每個家庭都有住宅,每個口都有面包,每個心都受教育,每個智慧都得著光明!偃暨@就是他的夢想,那么我的也是這個。我也相信個人是和社會分不開的,要全社會得著解放,得著幸福,個人才有自由和幸福之可言!薄霸谑聵I上可以按照計劃逐步推廣,以造福于平民生計。在生活上可以稍有余暇,繼續研究一種專門學問。尤希望在職業以外,能有余力為社會服務,為大眾謀幸福!边@是穆藕初的表白,同樣展現了把個人命運維系于社會進步的情操。也許出于相似的社會責任感,戲劇家洪深說:“我對于我個人生活的夢想,是很簡單的。我只夢想著,明年我吃苦的能力會比今年更堅強!焙闃I認為,美好中國的到來,“可以‘癡人說夢’地想來,更要‘愚公移山’地做去”。

時代在變,中國夢的具體內容也在變,但作為民族復興的精神支柱,文明進步的價值引領,中國夢的實質是恒久的?捎尚械闹袊鴫,要有惠及全體人民和長遠發展的架構和內涵,向外擴展,她必須能和其他文明和諧相處,向內延伸,她應該能和每個心靈對話,給予溫暖,給予激勵。從文獻資料上看,80年前國人的討論已經觸及到此,我們今天的任務是在新的歷史條件下思考她,詮釋她,豐富她,實踐她。

(作者為上海社會科學院經濟研究所經濟思想史研究室研究員)

胜盈配资